您当前的位置 :辽宁热线 > 新闻
首访水墨画鹿人——徐枝贵
   来源:   2019-12-12 19:51
分享到:

 

徐枝贵,成都人氏,共和国同龄人。字村夫,号野人,笑墨轩主人。枝贵先生蒙童时代即横空得趣,莫名其由,老是背不下乘法九九表,却兀自萌发了对书法图画的兴趣,可谓天赋异禀。早年的学校生活毅然决然的向他关闭了算数学习之窗,又蹊跷的为他打开了美术学习之门。得失之间,尽是天意,造化弄人,于斯昭然。

先生1968年于懵懂中应征入伍,在部队一展其天赋和桀骜不羁、放逸自适的天性,嬉笑怒骂 ,悉从内心;“越名教而任自然”、“审贵贱而通物情”;侠义精神、性格放达、汪洋恣肆、一任其势。彼时虽未识阮籍、嵇康、山涛、刘伶、阮咸、向秀、王戎辈,却依稀仿佛“竹林七贤”风骨。神龙空降,其妙莫名。入伍后,先生以书画特长,任职于西藏某部文化宣传干事,如魚得水,如虎归山。斯时日常,先生癖好剑行偏锋,常自凌空扬点指腕如禅舞,无中化有,撷天光臆色泽,视大地为画案,行游坐卧间,随时随地,他的手指都在天地间舞蹈,或书或画,天马行空,自出机杼。这个鬼手习癖如影随形,附身至今。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四川同心书画艺术院副院长,四川同心书画艺术院花鸟画院院长,四川巴蜀书画院副院长,四川省文联丹枫书画院常务副院长,先生冗长的的身份头衔,都稍逊于村夫、野人的字号,恰切传神地状况了他活色生香的俗世性情。崇尚狂野的洪荒之力,随心所欲不逾矩,形于外而神于中,是先生在艺术上和生活中的至高追求。

先生诗书画印,门门俱入且师出有名。孙竹篱、李琼久、徐無聞,白允叔等大师,都在艺术之路上接引过他上道直行,秘授机宜,先生由是技艺抖擞,面貌一新。枝贵先生喜收藏、精鉴定,善篆刻。作品整体风格法古而求生化,以字入画,以法寓情,崇尚动与静的对立统一,致力营造淡雅清拙、出入空灵的绘画境界。形成了个人独特卓异的画风;笔下不同的题材都是精彩纷呈。尤擅画鹿,笔下麂鹿动静结合,意态悬殊,相亲相爱,趣味横生。灵动传神之景,天外飞来之笔,令人欲趋欲鹜。奉为神品,誉为第一。人皆称之为当今的徐鹿子,名号回荡于圈内外。先生以书法入行,以花鸟成名,也是实至名归。枝贵先生偶尔在国内外办展时,多家国家级和省市级媒体皆蜂拥而至,争相报道其盛况。先生的成名作三十米长卷《五百罗汉图》、三十米長卷巜芦雁图》,三十米长卷《百鹿图》,被分別收藏于包括大千书画博物馆在内的国内外各大博物馆、著名画院及专业收藏机构。

枝贵先生行事绘画不落窠臼,访谈进行中,西部文化艺术网拟好的釆访提纲1234诸项问题完全没有作用。他兴之所至,可以滔滔不绝;如问题俗套,即选择性失聪,绝不虚与委蛇。其好恶分明情态,直逼幼教中心;胸次间磊落坦荡之气,自然而然,憨直可爱。先生行舟艺海,以笔为桨,数十年来惟知运桨挥划,视虚名为矢溺,不屑一顾。多年来各类媒体釆访报道他的文章他几乎看都不看,最多的一次看过三五行,枉费了多少辛苦的笔墨劳动!?于此似乎可见先生的性情与轻重。一意孤行、我行我素,不在乎他人臧否,也不轻言人非,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专意在自己认定并喜爱的园地静静躬耕,无视圈内一切陈规陋习,同行相轻等。如此,先生积淀起深厚的艺术功底,以少有的非凡定力,保证了纯粹的作品创作心境与质量。每临画案,总是心中有数,腹稿预成,神凝笔端,一气呵成。故此他的画总是十分迅速即告功成,一般一个多小时,最快半个多小时,先生就能完成一幅形神兼备的作品,这或许与先生多年练就的凌空禅绘,无中生有,意在画先的快手功夫相关。枝贵先生特意向我们介绍了《世间何物不染尘》,这幅画其实是在不经意中形成的笔误,背离了自己的原始想法,讵料笔误却是神来之笔,他将误就误,改变了作画的初心立意,于是画面呈现出一个头顶天灯的小沙弥,神情穆默,双手合十,以半跪姿态置天灯于头顶。凡尘中阒寂笃定,轻视纷扰世象,透漏出悟空得定的况味,千年佛祖意,悲悯度众生。有幸一睹这幅作品的圈内外人士无不赞叹,奉为逸品、神品、极品。见者皆跃跃欲购,纷纷抬价,都被谢绝。先生敝帚自珍,不舍流出。他视此幅作品为来自于天际的犒赏,是自己几十年来逍遥艺海的精神写照,是自我内心世界与浩瀚艺术世界之间可遇不可求的一种虔诚而难以言诠的神奇连接。宝稀而为贵,品神而无价。

年已七旬的徐枝贵先生正与时代同步,近年来画风微转,笔力轻调,在尝试着对自己的改变与突破,他的近作画面中出现了一些显著的时代符号,出人意料的笔墨造型突显了蓬勃发展的时代背景和现实活力,在历史与现代之间,架设起一座通往未来的扎实桥梁。嬗变意味着新生,新生代表着希望。“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一路走来,循大道行,是徐枝贵先生艺术与人生道路之轨迹,他的下一站,必将通往阳光明媚的新天地。

作品赏析:

吾习绘画6O余载,悟得习画心语数条,现与道友共勉並乞正之。

画家之画是以画说话,不是以话说画。

人有相貌,画有品貌,見人相貌而知其人,见画品貌也知是其人为佳。

艺道无数,各行其道而艰苦跋涉终能达标,若行之途慕它人之道而弃道並之则枉费前功也。

习艺之道,多也,若妄为搭快車奔捷径,难免车多径堵,更甚者車撞俱亡,若负重独行山径,虽艰但径暢,终能顺达艺巅也。

艺道各有所为,它之为,可敬之,己之为,无须卑,无须傲。

做人从艺各有长短,以已之长攻它人之短者不为智者。

画如其人,有据也;纵观之,人恶画则恶,人善画则善,有史可考乎。

书画养身,是也!吾绘事60余载,久之,每握笔以心作画,家事,国事,天下事均抛脑外;乃为养心养性益于身乎。

艺技非论高低,只唯习艺时长短而已,人均有今非昔彼时,今嘲它人者确为愚者。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画家以画好画为天职。[[己亥冬月徐枝贵]]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