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辽宁热播 > 健康
连载|《长寿仙翁李青云》第五十章 仙翁曰长寿,长命有终时(完结)
   来源:   2018-03-17 16:07
分享到:

 

由于报纸上关于李青云长寿的报道,引得许多人好奇前来开县陈家场乡下欲要见一见这位长寿老仙翁。

他们中,有权贵富商,三教九流,乃至江湖奇人,僧侣道士,甚至还有外国人..有来凑热闹的,有来找李青云寻医看病的,也有为求养生长寿之道、修身养性之法的。但对李青云来说,都是些麻烦的红尘烦恼客罢了,一群扰人清静的讨厌鬼。

不胜其扰之下,李青云只得借口采药上山躲避去了。可是如此却也只能躲得过红尘客,而终究是难避世外人。

深山,飞瀑,一个山洞前,瀑布旁的巨大青石上,一袭青袍的李青云正闭目静坐。

远处山林之中,隐约可见一道人影,倏忽间一阵风般身影如幻快速靠近过来,化作了一身穿灰色道袍,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老道。

“道友,不想你也有一天会不堪世间红尘纷扰,而要躲入深山之中以求清净啊!”老道抚须笑看着李青云,略显苍老的声音却是很清朗,显得中气十足。

缓缓睁开了双眸的李青云,看到老者略微惊诧般一挑眉,随即也不禁笑了:“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道长。自数十年前峨眉金顶观一别,道长倒是风采更胜往昔了啊!”

“身在世外清净处,不惹红尘浊秽污,自得逍遥长寿,”老道笑着道。

“道长是自在人,非青云可比,”李青云听了不禁道。

老道笑看着李青云道:“你若是想,不如随我到那自在清净之处,如何?”

“道长有道长之乐,青云有青云之乐。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岂闻有长生而不衰之草木?纵得千载之寿元,不敌一世情仇。尔来两百五十载,老夫所历,又何止一世?”李青云轻摇头略微感慨了一声,随即笑道:“此间世人都说我是老神仙,可长命有终时,道长纵是世外逍遥客,岂能真得长生而不死呼?我随道长而去,苟活一些寒暑,又能有何意?”

那老道听得李青云这番话,脸色略微变化的沉默了一会儿,才不禁摇头一笑道:“道友能得此大彻悟,倒是比我等自命逍遥之人看得更透,更加洒脱了。也罢,诚如师尊所说,各人有各人的命数,道不同,而殊途同归也。”

“人生短短几个秋,功名富贵来相求,一番红尘辛苦命,不如世外逍遥游,”老道吟唱般说着转身离去,身影倏忽消失远去,那清朗的声音回荡在山林中,透着一丝缥缈出尘的洒脱味道。

目送老道远去的李青云,却是目中闪烁着莫名光彩的嘴角笑意更浓:“纵处红尘三千丈,念头通达心灵透,岂曰世上无逍遥?”

第二日一早,李青云便是收拾东西下山了。下山之后,他继续过起了他一个人清净自在的生活,一如往常给乡邻治病,到穿心店去打牌,身上几乎不留余钱。

这年九月,李青云又应杨森麾下王师长之邀请前去万县,和一些前来拜访的大夫以及国外的医生、学者一起谈了养生之道,他主要说了一个‘静’字,却已几乎道尽了养生之妙,让众人受益匪浅。

后来,杨森为了讨好蒋总统,又亲自带李青云这位老寿星去南京见了元首。

甚至于此事传到国外,美国《时代》杂志都对李青云进行了相关的报道,引得海内外之人争相讨论,使得长寿老人之名传扬海外。

从南京回来之后,李青云便是变得深居简出起来,几乎不再露面..

一叶落而知秋,秋日的傍晚,在自家院中打扫的李青云,清扫完院内的落叶之后,略显疲惫般将扫帚放在一旁的墙角,看了眼自己那明显枯瘦褶皱般的手背皮肤,不由微叹了一声低喃道:“扫了个地,竟然会有疲惫的感觉,看来,真的是老了..时候快到了吗?”

“四时有秋,人有迟暮啊!”略显疲累躺在院中躺椅之上的李青云,看着院中一株种了上百年古树之上飘然而落的叶子,恍惚间好似想起了当初自己刚来这儿的时候,种下的那一株小树苗,看着它一点点抽芽长大,每一次抽芽生长到落叶,每一个春夏秋冬、四时变化都是一个轮回般。

从这一日起,院中的叶子似乎越积越厚,院内的躺椅上也不知何时没了李青云的踪影。家中的烟囱,从一天冒三次烟,到一天冒两次,冒一次,甚至最后三天、五天才冒一次,直到一连十多天都不再冒烟..

不知过了多久,当李青云家的房门再次被打开时,几位乡邻进屋转了一圈,却并未看到李青云的身影,一个年纪大些的老人忍不住蹙眉疑惑嘀咕道:“怪了,人没在家?”

“嗨,老神仙,您这是干嘛呢?怎么坐米缸里去了?”一个年轻人嬉笑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便是一声惊呼:“哎呦!”

“干什么呢?大惊小怪的!”一个壮实中年没好气说着皱眉走了过去,来到靠墙角落的米缸前,看着其中静静闭目而坐的李青云,也不禁略微哑然的俯身笑道:“老神仙,您怎么在这米缸里睡着了?老神仙..老神仙..”

“不对啊,叔,老神仙他好像..”一旁的年轻人似乎发现了什么,略显犹豫开口。

“老..老神仙仙逝了!”中年闻言脸色微变,仔细看了看面色淡然平静的李青云,随即大着胆子上前探了探李青云的鼻息,便是忍不住颤声连道。

一旁那年轻人涩声连道:“叔,刚才我想扶老神仙起来,就发现他的身子好像都已经凉了。老神仙这是死了多久了啊?竟然肉身没腐烂,连一点儿怪味都没有,难道还修成金身了不成?”

“先..先把老神仙给扶出来吧!”中年男子张了张嘴,随即连道。

很快,李青云身死的消息便是传遍了整个陈家场,引得乡里的老人们都来了。

由于如今李青云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无人料理他的后事,所以老人们一合计,便决定简单的为李青云举行了丧礼。李青云死后虽然面容依旧栩栩如生,甚至于肌肉还有些柔软触感,可全身骨骼好似僵住了,根本无法将其尸身从米缸内弄出,除非将米缸砸了。但陈家场的族老们却是阻止了这个做法,他们认为李青云和那些高僧一般坐缸而死,是真正的修行高人,遂以瓮棺葬将其葬在了开县长沙镇义学村李家湾。

虽说丧礼一切从简,可李青云下葬这日,依旧是引得很多人前来观礼送葬,其中大多都是蒙李青云治过病的。反倒是之前对其很是好奇推崇的权贵富商们,却是一个也没有来。

世上有很多传说中的神仙,他们大多都是死后才成了仙的。可李青云这位生前就被称作老神仙的人,死了之后非但不是神仙了,反而很快便是被人们给慢慢淡忘了一般。原来老神仙也不是真的能够长生,他也会死,终究只是个活得长一些的长寿老人罢了。

李青云死后,什么都没留下,唯一留下的住处内,并没有一本医书,或者养生长寿的仙方之类,只有简单的床铺桌椅罢了,甚至连那正堂神案之上的众多灵牌,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般。李青云死了,死后也带走了一切,只留下了世人交口相传的一些关于他的传奇故事般的传说,以至于后人都不清楚其出身来历,甚至不知道此人是真还是假。

真真假假,本是难辨!有太多的秘密,都被封存在了历史的尘埃之中,后人能够知道的也许只有前人传下来的一些智慧结晶。真正会被留下来的,往往只有那些珍贵有用的东西,比如李青云传于后世的三宝归元方以及长寿养生理念。

......

上海,陈公馆,这三日来一直是闭门谢客。外人所不知道的是,陈公馆中大堂内,已经布置成了灵堂,只不过灵堂内没有棺椁,连逝者的遗像都没有,只有一个古朴的紫檀木神案上,摆放着一个黑色灵牌,其上写着‘先翁李青云之灵位’。

下方跪着不少人,为首乃是一个披麻戴孝,看起来足有七八十岁般,两鬓斑白的老者。老者身体消瘦,脸上明显带着病容。

在其身旁两侧,还分别跪着一个同样头发花白的富态老太太,以及一个四五十岁般的微胖威严中年。

“大哥,你莫要太伤心了,保重身体啊!你要有个什么好歹的,父亲也会走的不安的,”富态老太太扶着满脸悲痛摇摇欲坠般的消瘦老者,忍不住也是双眸含泪的轻声劝道。

一旁同样双眸泛红的微胖威严中年,则是起身对后面第三排跪在靠中间位置的一个看起来并不比他年轻多少的中年吩咐道:“润夫,扶你爹去休息一下!”

“是,四叔!”应了声的中年陈润夫,便是连忙起身上前去扶起了消瘦老者。

后面第四排跪着的一个俊朗青年,也是起身走上前去,帮着陈润夫一起扶着消瘦老者离开了。这俊朗青年,赫然曾和那微胖中年以及李尚雅一起去开县看李青云的,乃是李青云的孙子辈,也是微胖中年的儿子。

再往后看,前几排男丁之后跪着的女眷之中,赫然有着那位书怡小姐,能够跪在这里,显然如今她已经嫁入了陈家,是那俊朗青年的妻子了。

待得消瘦老者被陈润夫以及俊朗青年扶着离开后,微胖中年才不禁目光威严的看着众人沉声道:“你们都记住了,关于父亲,你们只要知道记在心里就行了。父亲的死,以及跟父亲有关的一切事情,都给我烂在肚子里,到了外面不要给我乱说。”

“是,四叔(四爷爷)!”下面跪着的从几岁到五六十岁不等的男丁们,一个个尽皆恭敬应了声,至于那些女眷们,则都是低头不语。

满意点头的微胖中年,随即道:“行了,再跪一个时辰,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说完,微胖中年便是转过身去一撩衣袍,再次在第一排的左边一个蒲团上跪了下来。

......

天津,李逸君府上,祖宗祠堂内,黑压压跪了一堆人,比陈公馆那边跪得还多呢!而且,这里跪着的人,尽皆都是成年男丁,下到十八九岁,最老的怕都有八九十岁了。李逸君赫然也在其中,不过却只能跪在中间一排的位置。

摆了一排排灵位的祠堂内,前面最显眼之处,赫然也是摆放着一个新的灵牌,只见其上写着‘先祖李老太公青云之灵位’。

祠堂内跪着的人虽多,一个个却只是脸色肃穆,并未太多悲戚之色。毕竟,李青云这位老祖宗和他们隔了好多代了,感情是很淡的,甚至很多人都没见过他。若非此次得到了李青云去世的消息,要为其立灵牌祭奠,只怕他们这些人还难得能聚得这么齐呢!

......

外蒙,漠北草原,呼和台部落乃是一个强盛的部落,整个部落大多数的人都是拥有者一个共同的先祖,一个传说中娶了萨满教神女为妻的英雄呼和。作为神女的后裔,呼和台部落的高层这两百多年一直都在蒙古部落中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在距离呼和台部落数十里外,有着一条幽深峡谷,峡谷深处便是萨满教的一处禁地。然而,这日,在萨满教的禁地幽暗洞穴外的广场上,却是汇聚了不少人。

其中有不少萨满祭祀,而更多的还是呼和台部落的高层们。这会儿,他们都是恭敬跪伏在祭台之前的空地上。

在那祭台之上,赫然伫立着一尊黑色女性雕像,如水晶般略显透明的雕像,不知是什么材质。在那雕像的双眼之处,有着两行很显眼的血泪滑落,看起来很是诡异刺眼。

“神女流泪,是你们的呼和先祖离世了..”一个脸上鬼画符般的老祭祀跳着诡异的祭祀舞蹈,口中断断续续的说着一些话。

下方跪着的呼和台部落的高层们听了,一些年老之人还好,可一些青壮男子,却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嘿,六哥,听到了吗?老祭祀竟然说咱们的先祖离世了。真是好笑,他说是那位呼和先祖,已经是两百多年前的人了,估计起码死了一百多年了,这不是废话吗?”跪在后面的一个消瘦青年对着身旁一个壮实青年道。

壮实青年也不禁连道:“我听老人们说啊,咱们那位呼和先祖,当初是被神女祖婆婆给赶走的,而且我还听说好像他根本就不是蒙古人..”

“真的假的?这么说,我们岂不是身上还有汉人的血统?”

“就算有,这么多年了,先辈们都是和蒙古人通婚,那点儿汉人血脉还能剩多少?咱们终究还是蒙古人...”

“哈古特,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咱们的先祖怎么可能是汉人?”

“就是,别乱说了,小心顶撞了神女祖婆婆,她老人家显灵..”

一群年轻小辈们一阵议论,突然一阵阴寒的风突兀出现般,随即祭台上的神女雕像开始震颤起来,雕像双眸之中流出的血泪更多了。

“神女!神女恕罪!神女恕罪啊!”那老祭祀似有所觉的转头一看,不由吓得慌忙跪了下来,祭台周围的其他祭祀也都是赶忙跪了下来。

跪在前面一排的人中,其中一个威严魁梧中年抬头看到神女雕像流血泪的一幕,也不禁脸色一变的直接对身后那些胡乱议论的年轻人沉喝道:“都给我闭嘴!先祖也是你们能够随便议论的?亵渎先祖,简直是大逆不道!”

面对这般诡异的情况,那些呼和台部落的年轻人们也不敢再多说了,甚至有的已经吓得脸色有些发白,一个个慌忙磕头口中念叨着讨饶赔罪之言。

片刻后,那诡异的阴风慢慢消散了,充斥着整个山谷中的阴冷之感也是没了。可是,这次的经历却注定是让这些呼和台部落的高层记忆深刻。

......

西北天山之中,一座雪山深处的山腹空间中,寒气弥漫,隐约可见四周冰封般的墙壁之中一道道或站或盘膝而坐的冰封人影。

脚踩踏在寒冰地面上的脚步声传来,只见外面一个身穿白色裘袍、看起来三十多岁般的冰冷女子走进来,径直来到了其中一面冰壁前,看着冰壁内栩栩如生般的一位头发花白却面容显得比较年轻的女子,不禁恭敬跪下,深吸了口气般低喃自语道:“师祖,您当年种下的那一株异种雪莲花已经枯萎了。您曾说过,那雪莲花是吸收了您挚爱之人的一滴血培育而成的。只要那人不死,雪莲花便不会谢。若雪莲花枯萎,则说明那人死了,我门中后辈子弟当尊祖师遗命,前来告知一声。”

“虽然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也无法想象一个人可以活到两百岁以上。可是,祖师遗命不可违。师祖,您安息吧!若那人真的死了,也许您和他已经见到了吧?”低喃自语般说着的女子,耳朵敏锐的听到了一声冰裂之声,猛然抬头一看,不由脸色变了下。

只见那冰壁之上出现了大量的裂痕,微微震颤崩裂,好似其中冰封之人欲要挣脱束缚出来一般。但很快,震颤崩裂的冰壁便是恢复了平静,可其中已是没有了那被冰封众人的踪影,只有一些残破的衣服以及粉末般的东西在说明那人并非凭空消失,而是化作了尘埃。

“师祖..”那一身白色裘袍的冰冷女子瞪眼看着崩裂出现一个空洞般的冰壁,有些久久难以回神。

......

五台山,慧日庵,后山临近悬崖的石台上,一披散着满头花白头发,看起来好似四十多岁眼角带着淡淡鱼尾纹却面容依旧白皙紧致的女子静静闭目盘坐,好似和这一方天地融为了一体般。

她一袭黑色紧身衣衫,好似古代人一般打扮,身旁的地面上还放着一把黑鞘宝剑。

......

云南,曾经的罕氏幕府治下,红河村,晋王庙旁,那明显被修缮过的李青云的父亲李南兴的坟墓前,火光晃动,竟是有不少人前来烧纸。一旁的晋王庙内,更是香火兴盛,人流往来不息..

安徽斯力泰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400-732-0588 

网址:www.51silitai.com

地址:安徽省亳州市亳芜现代产业园区(汤王大道以西,月季路北)

编辑: